中國當代藝術首次在國家平臺集體亮相

發布時間:2010-10-12 14:07:20

 

       8月18日下午,“建構之維——2010年中國當代藝術邀請展”在北京中國美術館開幕。去年底中國文化部直屬的中國當代藝術院成立之后,首批特聘的21位藝術家,除了蔡國強之外首次集體亮相。而這個展覽釋放出十分豐富的信息,對未來很多年中國當代藝術的格局都將影響深遠。20多年來,這是中國當代藝術首次以官方身份集體進入國家美術館展覽。

 

  從去年底成立中國當代藝術院,到“建構之維”的開幕,意味著中國當代藝術終于走上了國家平臺。中國當代藝術院院長羅中立表示,這個偉大的時代,為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創造了機遇。當代藝術,應該去表現新的時代、新的文化、新的精神,去建構新的藝術價值。當代藝術,將成為中國文化現代化中一個十分重要的環節。這已經明白地意味著,以批判、反抗起家的當代藝術,不僅已經被官方文化機構接納,而且還將進入主流的話語體系扮演角色。當代藝術所特有的價值焦慮,恰恰對更大范疇內的價值焦慮產生了舒緩作用。

 

  另一個層面上,“建構之維”這個展覽,像是一次對特聘藝術家的集體考核,以回應去年因為特聘名單而引發的各種猜想和質疑。中國當代藝術院需要用這次展覽證明,這批人的確是中國目前為止最好的藝術家。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認為,再大的展覽,也不能涵蓋中國之大。而參展的20位藝術家葉永青、宋冬、許江、劉小東、羅中立、方力均、王廣義、徐冰、韋爾申、王功新、隋建國、周春芽、馮夢波、邱志杰、汪建偉、林天苗、岳敏君、曾梵志、張曉剛、展望,都是具有代表性的。

 

  每位藝術家都拿出了多年來賴以成名的代表作,同時也有近年創作的新作品。對于不少藝術家來說,甚至算是轉型之作。在這些作品的前后對比之間,展現出了中國當代藝術三十年來的時間線索,以及藝術家作為個體探索的標本意義。

 

  始終在轉換中的狀態

 

  展廳里,可以看到徐冰最初創作的木版畫,中期的“天書”,以及最近以全世界各地公共標識為“單詞”的“地書”,作品間有隱約的精神脈絡,但是藝術語言上卻另起爐灶。作為中國當代藝術院院長和四川美院院長的羅中立,努力擺脫“父親”的影子,不僅繪畫風格已迥異,還開始了玻璃鋼雕塑的創作,這些雕塑,首次亮相于一個月前在重慶的個展,還從未在重慶以外展出過。中國當代藝術院藝術總監、本次展覽的學術主持葉永青拿自己的作品打比方。他參展的早期作品“大招貼”,創作于上世紀90年代初。那時候根本沒出過國,從來沒有離開過本土語境。但是出去一看,接觸了西方之后,感覺又不一樣,還伴生了新的身份焦慮。所以,這些年來這些藝術家一步步走過來,整個狀態始終在轉換中,“一直在路上”。

 

  雖然如此,陳丹青在去年底中國當代藝術院成立儀式上的講話卻言猶在耳。陳丹青對這些特聘藝術家表達了“保持銳氣”的期許,而反過來說,未嘗不是對他們在市場上成功之后便裹足不前的批評。葉永青認同陳丹青所說的“銳氣”,但他又認為,銳氣,不可能靠保持、靠“運作”。當代藝術的批判精神、求新求變的探索、更新課題的開拓,都是很重要的。所以這個展覽就是自我設題,主題稱為“建構”便源自于此。

 

  一邊享受一邊建構未來

 

  作為一個展覽主題,對“建構”的理解當然可大可小。小而言之,中國當代藝術界有相當多的藝術家都存在“犬儒化”的趨向,每個人都想要突破、都想要顯得有價值。葉永青認為,藝術家們應該努力進入一個建設性的框架中,對當代藝術的發展有所促進。從大的方面來說,中國當代藝術整體面臨各種批評和質疑,尤其在藝術市場火爆之后的近十年間,有很多批評家認為,當代藝術家作為一個群體是“墮落”了,而劍鋒所指,21位中國當代藝術院特聘藝術家中大部分人都概莫能外。

 

  梳理這么多年學術批評的脈絡,對于“墮落”的原因有多種解釋,藝術形式的瓶頸、社會語境的變化、市場的涸澤而漁、思想資源的枯竭等等。伴隨著批評質疑,藝術家的作品依然在紐約、倫敦和香港暴得天價。金融風暴以及“后金融危機時代”的藝術市場,給中國當代藝術的自我反省提供了可能。羅中立認為,這只是時間上的一種巧合。但不管是巧合還是自發的反省,中國當代藝術的確需要開始自我“建構”的嘗試。

 

  種種機緣之下,才有了中國美術館作為一個國家美術館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當代藝術展覽。葉永青開玩笑地說,這將是全中國最忙碌的20位藝術家的一次群展。忙碌的藝術家們,一半以上的人在一周之內都會有個展、有與自己相關的學術研討。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這些藝術家們一邊在享用著既得利益和歷史榮光,一邊在參與著“建構”的未來工程。作為目前主流版本中國當代藝術史的主角們,他們現在又擔負了中國當代藝術進入國家層面之后的種種使命,可謂任重道遠。

 作者:馬俊  來源 :東方早報



山西快乐十分